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回复: 0

对不起 谢谢你

[复制链接]

1804

主题

1804

帖子

544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440
发表于 2018-11-8 20: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不起 谢谢你
  

  对不起 谢谢你

  ——史学文

  

  

  半夜突然醒来,辗转反侧怎么也不能入睡。于是点亮昨日的残烛。微风吹来,一丝的凉意袭上心头。“叮叮铛挡”午夜的双手轻轻地捂动窗前的风铃,一下子把毫无准备的我拽进了回忆的门槛。

  我在阜阳长大,后来转学到淮北。记得我刚刚转学到淮北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而我的同学们对我却是北京白癜风医专科医院上下看个不停,议论纷纷。

  喂喂!那个就是史老师的弟弟......

  哎呀,书记的弟弟果然不同凡响,身都透露出一种共青团的气质。

  你还别说,还真有点帅呢?

  那当然了。人家可比你帅多了。呵呵!

  真的假的?

  .......

  而那时的我只有蜷缩在位置上,是不敢和他们说话的。心里自然很是

  害怕。这时候,我开始想我儿时的伙伴,于是送别时的一幕幕呈现在眼前

  。我有点想哭了。

  喂?你就是史老师的弟弟?一个男生走到我的面前很无礼貌地说。

  我.....是吧......我惊慌地说。

  哦!你哥呢以前揍过我两次,做哥的打人当弟的自然要还的?

  我......我开始害怕起来,临来是心中的憧憬瞬间化成泡影。

  哎呀张阳你干嘛呀?这时一个女生把他拽到一边说,别理他,他就是

  这样的。

  哈哈!别介意,和你闹着玩的。欢迎你!

  谢谢!

  渐渐地,我和他们开始熟悉起来,于是我不再沉默。但令我不解的是

  ,我总觉得他们总是在我背后议论纷纷。曾经问起过同桌,他把嘴凑到耳

  悄悄地说,那是因为他们想借你走史老师的后门。呵呵!然而那时我哥是

  不带我们班的课的。他在骗我!

  在我的印象里,芬是从来没有我和开过玩笑的。芬是一个很文静的女孩子。她是我的邻桌。一次我歪头问芬,你不喜欢她们那样呀,说着我冲着前面疯乱的女生。

  你喜欢我那样呀?芬笑了笑并没看我只是做着自己的习题。

  不是。我只是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

  恩!我也说不上来。呵呵!

  呵呵!

  从此我和芬成了要好的朋友。但不久班里开始有了大家都非常熟悉的摇

  言。而芬则淡淡的一笑而过,说什么清者自清浊者浊!我看了,也没太多的在意。久而久之,同学们也就莫名其妙地平静下来,也许是他们累了吧

  一日,韩忽然转过问我,你到底喜不喜欢芬呀?

  我看了她反问道,你怎么不问我喜不喜欢你呀?

  你!你!你!不理你了?韩生气地转过了头。

  呵呵!旁边的芬忍不住咯咯地笑个不停。

  也许是从那一天起,韩的声音和身影开始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韩是一个性格外向的女孩子。即使是在上课的时候也是能听到她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也不知道有多少次我让她安静,但只能管上两分钟,又一切如

  故。一次我问她,你到底想不想考大学呀?她斜斜看着我说,那你想不想考大学呀?说着她起笔做了要叉我的动作。

  大姐,你整天唧唧喳喳的,我怎么考大学呀?你干什么?

  她放下笔,刚才我是想叉你呀?

  那么现在呢?

  我?我给你留着。韩做个鬼脸。

  哎!将来谁做了你的老公呀!可怜呀可怜!

  你说什么?

  噢!没什么?

  哼!我告诉史老师去,你!欺负我!

  不会吧?

  呵呵....芬在一边笑个不停。

  你笑什么?

  怎么不许笑呀/呵呵

  你还笑?

  啊-----!

  时间就这样在我们的打闹中悄悄地度过。期终考试的时候,韩从十名

  以外一跃进了前三名,芬在自己的六七名内徘徊,而我则一落千丈。那一

  次我哥把我叫进了办公室,狠狠地训了我一吨。从小在宠爱中长大的我,

  第一次委屈地痛哭起来。

  假期里,我回阜阳度过的。在此期间,我收到了芬的一封信笺,在信里,她说她很无聊,也很痛苦,只是早点盼望开学之期快快到来。而韩在

  假期里却给了我三封信,从韩的字里行间,使我感觉韩真的变了。以前那

  个爱说爱笑的女孩子已再不复存在。在信笺,她谈到了自己的过去,褪黑素、谷维素、奥氮平等西药治疗失眠的危害但到

  了她的现在和她未来的理想。而她们的信笺,我都没有回复,整天把一个人关在家里,原来炎热的暑期是那么地漫长。

  开学的时候,我迟到了三天之久。来到时候,芬悄悄地说,你怎么才

  来呀?我都开始为你担心了?

  担心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这么久不来?芬静静地说。

  你们说什么呢?韩转过头问。

  没什么的。

  我还以为你在那边结婚了呢?

  是呀!我差点吧我的儿女都带来了!

  呵呵!不过真的要谢谢你的!

  谢我什么?

  谢你让我改变了自己呀?

  就没别的?

  什么?

  没什么?

  说----

  我的妈呀又来了?

  你说不说?

  你真的想听?

  韩没回答,只是斜着眼看我!

  我心疼!很疼!!!!

  我的妈呀?

  呵呵!芬又在一旁笑个不停。

  我你得不承认,在我的信里开始喜欢韩的了,但我又没有勇气面对那

  份感情。于是我把我的心事和芬说了,芬听了沉默里一会说,这事情别人

  是帮不了忙的。我只能在心里祝福你!说完芬直径而去。

  日子就怎么在许多无奈中度过。转眼间中考将至。同学们都在做着最后

  的冲刺,而我越来越是不安,因为我知道我们毕业后将面临着什么。后来

  我给的资料写长长的一封信,向她表露了我的那颗不安的心灵。而我等待

  的却是如一柄锋利的尖刀,就那么地深深地扎进我那颗颤抖的心里。她说

  我在做白日梦,她是感激我让她改变自己,但她从来就没喜欢过我,在信

  的最后写道,我所喜欢的男孩是有理想有抱负,而不是你现在的这个样子

  ,我是不会喜欢一个不求上进的懦夫的。你明白吗?

  这是韩吗?这是我心中的那个韩吗?手捧着冰冷的信纸,我不住地问

  自己,她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她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我把信撕得粉碎

  。我知道撕不仅仅是信纸,还有我那课赤热的心。

  中考,我名落孙山。芬和韩考进了市里的同一所高中。临走前,芬给了我一只笔,没有过多的话,只是在笔上刻着“勿忘我”三个字。而韩的礼物风铃里面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有说的。

  后来,我踏入了社会,参加了工作。但芬始终没和失去联系。芬说,你好傻!我好羡慕你对韩的爱情,也好嫉妒韩的。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可以

  吗?芬小心地问。

  可以呀?

  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芬!我!在我的心里我一直把你当一个妹妹一样,但那不是我们所拉筋的好处和拉筋的方法说的那种爱情,你知道吗?

  我知道了!真的知道了!芬哭道。

  从那以后,芬再也没有和我联系过。我苦苦地找了她两年之久。芬,在逃避我!

  两年后一天,在大街上无意遇到了大学毕业的韩。我很抱歉!

  为什么这样说呢?

  我为我当时的那些话没能激励你而赶到抱歉!当时我也很犹豫。但我

  不想为了我而放弃自己的理想。那么芬呢?她那时真的很喜欢你的。

  芬,我对不起她!我现在在找她。但她一直在逃避我,她连给我一个

  道歉的机会也不给。谢谢你当初为我说的那些话。

  你呀!你怎么那么笨呀?

  ......

  当!当!当!沉闷的钟声把我从回忆的角落里挖掘出来。此刻赶到自己真的好累好累!

  初冬的夜,原来是那么的寒冷与漫长!

    

  

  联系方式:(OICQ)15694975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1-19 14:47 , Processed in 0.14798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