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回复: 0

陌上尘

[复制链接]

755

主题

755

帖子

227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77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陌上尘
      
   
      八月秋老虎,烈日灼晒下的大漠滚着袭袭热浪,即便对金色再敏感的人,也已经提不起半分兴趣。幸而在这大漠边缘,有一家小小的茶舍,招子在无风的下午纹丝不动,可是在炎热的考验下,一缕茶香往往比外在诱惑更能吸引人。这就是生活的真谛,却不是每个人都懂。
      虽然是这方圆几百里内唯一的歇脚处,近日茶舍的生意却并不好。平常人不会轻易来这大漠,走惯了塞外的人又都有经验,谁也不会挑这大热天儿出行。
      可惜有的人往往身不由己,比如现在在这小茶舍里大口喝茶的镖师们。这些青壮汉子都是些走江湖的人,大大咧咧惯了,把镖旗和货车往边上一搁,就坐下自顾自倒茶喝起来,茶舍老板也乐得轻松,在一旁桌上打着盹儿。
      一个腰间挂着朴刀,一脸络缌胡子,大约三十左右年纪的汉子把脚放在长凳上,猛灌一口清茶,袖子往嘴上一捋,不满道:“他奶奶的,这么热的天还要赶路,哪个王八羔子出的主意,莫不是要晒死老子不成?”
      他的嗓音特别大,引得茶舍里其他镖师纷纷转头看着他。
      临桌一个年纪看来还要大点,一手握着桌上巨斧一边耐心喝茶的汉子接道:“张成,你也别怨了,干我们这行的,还能贪个安逸?这荒僻的地方,还是小心为好。”
      那叫张成的一看就是个脾气暴躁的,不甘示弱地回道:“我说王汉,老子干这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还用你来教我?这么个鬼影不见树影不瞧的地方,劫镖的还能从地底下钻出来不成?”
      王汉虽要沉稳些,可被张成这么一激,也上了火气,把碗往桌上一叩,怒道:“奶奶的,好心说你还当老子驴肝肺了!”
      说着便起家伙动起手来。边上的镖师大致平日里早已分成两派,那两人甫一动手,他们也立即站起身来。
      两班人马就在这小小的茶舍里摆开了阵式。
      周围静极了,这广阔的大地上只有他们的喘息声。
      忽然一阵风扫过,吹起一地沙尘。
      刘成已经动手。他一把朴刀起,人却是急退向茶舍外,眨眼的功夫已撩倒茶舍后一名蒙面人。其余镖师也迅百癜风速出手。没想到竟被张成说中了,这空荡荡的大漠里,劫镖的人果是从沙里钻了出来,使的像是东瀛忍术一类。可镖师却像是早有准备,配合的天衣无缝,几个回合已废去对方四名高手。
      原来这伙镖师不愧是个个久经江湖,一入茶治疗白癜风的费用舍便嗅出几许不同,借着故意吵架的幌子,迅速审视四周,发现扑在桌上打盹的茶舍老板早已被人杀死,而这四周没有一物,敌人只能由地下钻出,就在说话的当口,互传了消息,这才没中了埋伏。
      对方一共来了二十人,应该就是最近新崛起的“十全十美”,名字虽好听,干得却尽是些打家劫舍,见不得人的勾当。
      王汉在心里迅速盘算了一下,除去已铲除的五人,对方还剩下十五人,一个月间能毫发无伤地接连干下十五宗大案,应该个个都是高手,自己这边虽有三十人,却多是些经验虽多,手底下功夫却只能算的上二流的人物。方才是借着对方没想到自己早有防备的机会,一连除掉五人,现在对方有了防备,这一仗,怕是凶多吉少了。不管如何,吃的镖师这口饭,也就得为了保镖拼上一拼了。
      王汉大吼一声,手底下加重份量,与刘成并肩作战。
      本来是平静的夏日午后,这里,却是黄沙漫天,鲜血狂溅。
      王汉没有估计错,只一个时辰的功夫,自己这儿已只剩下十人,自己和刘成身上也已有三四处挂了彩,对方却只折损了三人。实力差距实在太大,这趟镖,怕是保不住了。王汉又是一声大吼,猛砍对手一斧,加入了刘成的战局,对刘成喊道:“这儿我先顶着,你快走,回去告诉总镖头,就说我王汉保镖不力,没脸见他老人家了。”
      刘成抢进对方的刀锋,也喊道:“王汉,以前我说我的功夫好过你,你还不信,今儿倒要让你见识见识,你先去报信,老子废了这几个小兔崽子就来找你,到时候可要赔酒。”
      其实明知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可这两人平日里虽多的是斗嘴斗武,到了这节骨眼上,却是谁也不肯拣了那条生路走。那份兄弟的义气豪气,此刻才显得分外清晰。
      说话的功夫,又有三名镖师殉难,王汉和刘成二人身上也已是中科白癜风医院微博鲜血淋漓,两人却是争着送到敌人的刀下,仿佛那不是要人命的砍刀,而是成堆的金子,美人。
      刘成被围在敌人的刀光中,闪躲不得,手上又中了一刀,那把朴刀虽还在舞着,却已明显力不从心,他朝王汉喊道:“兄弟,你要是再不走,怕就走不了了。”
      王汉也是同样身陷困境,他听出刘成的喊声中中气已是明显不足,却还想着自己,心头一热。想要回话,却连回话的力气也没了,只是努力挥动手上的巨斧,朝刘成看了一眼。
      又有五人倒下,自己这方已只剩下刘成和王汉二人,对方却还有八人,看来是真的没法保全这趟镖了,可是他们是不会后退的,老总镖头选了他二人领这趟镖,不就是信任他们吗?更何况,这战场上,还有自己的兄弟。
      兄弟,刘成这么想着。王汉递给他的那一眼里,实在包含了太多意义。那里面有对他的信任,有对他的感激,有对他的敬佩,还有一分,便是     刘成挣扎着到了王汉的身边,替王汉挡去那即将砍到的一刀,身上顿时又出现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往外汩汩流着血水,他却似是不觉,低声问王汉:“你可是想好了吗?”
      王汉轻笑了一声。这时候他还笑的出来,这时候也只有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才能笑的出来。王汉笑的时候,喉咙里哽着强耐的疼痛,刘成觉得悲壮不已。于是他也悲壮了起来,他说:“那好,好兄弟,这样也算对得起老总镖头了,对得起死去的弟兄了,也不枉我们相交一场!”
      王汉还是在笑着,笑得虚弱不已,但他坚定地说道:“好兄弟!十八年后,又是一对好兄弟!”
      天边的太阳开始落下,这金色的大漠也变了颜色,刘成和王汉这么看着,想着是不是自己弟兄的鲜血,将这看不到边际的沙漠染成了红色。他们觉得眼前的敌人,眼前的兄弟的尸首都遥远了起来。他们本就是没有根,没有归宿的人,就像是茫茫黄沙中的一粒,随风飘着,也不知道哪儿才是尽头。
      也不知是谁先哼了出来,然后两个人都唱了,越唱越大声,那苍凉的歌声像是传遍了整个沙漠:“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
      刘成拿出袖中的和火折子,看着替他挡住砍刀的王汉,也笑了,缓缓点燃了引线。到底没有辜负老总镖头,没有辜负弟兄们。他们,总算能够保全这趟镖了……
      
      行江湖,何为家,随尘土,飘天涯。
      
      
      
   有什么方法治白癜风   
   
    我的武侠处女作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1-13 10:50 , Processed in 0.13599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