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回复: 0

寻死的人

[复制链接]

755

主题

755

帖子

227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77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寻死的人
      
   
          
      
    刘大发现弟弟刘二今天的神情很反常--一会儿站在自己的面前嚅动着嘴唇,想说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一会儿从院子的这头踱到那头,又从那头踱回这头:一会儿又躺在床上,眼光奇奇怪怪地呆瞧着天花板。“莫非弟弟要?”此念头一闪,刘大整晚上都没睡着,一直竖着耳朵倾听隔壁房间刘二的动静,准备稍有不对劲的地方,就冲过去救人。
    刘大的父母死得早,他是与弟弟刘二两人在苦水中泡大的。刘大对这唯一的亲人疼爱得像命根子一样。自己三十好几了还是个单身汉,但为了先让弟弟有个家室,刘大硬是拿出拼死拼活挖笋种田积攒了大半辈子的家当,为弟弟找来个漂亮媳妇,成就了弟弟的一桩婚事。看着弟弟和弟媳两人高高兴兴地进进出出,刘大比自己娶了媳妇还乐,觉得只要弟弟能幸福,自己白癜风有什么偏方再苦再累即使做一辈子单身汉都值。可惜好景不长,那漂亮媳妇忽然嫌弃了刘二这个贫穷的、纯农民式的家,跟着隔壁一个小白脸远走天涯,寻欢作乐去了。刘大好着急,刘二更着急,两人四处去追寻了半年,终于一无所获、两手空空而归。回来之后,刘二便一直叫嚷活着没意思,要寻死。有两次刘二割脉、有一次刘二喝毒,都是刘大及时发现,送到医院给抢救回来的。刘大担心极了,对这个弟弟劝又劝不了,只好日里夜里都提足精神来提防,怕万一有个闪失,就真的让自己没有了这唯一的亲人,到时可追悔莫及了。
    今天刘二种种反常迹像都表明:他晚上可能又要寻死。刘大更是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提足了一百个劲地防备着。
    夜愈来愈浓,到了午夜,刘大的眼睛都睁得酸了,正当他想找件利物来戳戳自己,以便保持清醒时,隔壁房中忽然传来悉悉簌簌的声音。刘大一激灵,顿时丝毫没有了倦意,他摸黑下床,穿好鞋子,又轻得像夜猫子一样,摸到了刘二房间门口,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钥匙,缓缓插进门锁孔,用手紧紧捏着,一待情况不妙,就闯门而入,阻止弟弟的寻死。
    只是奇怪,弟弟房间里的灯一直亮着,而那悉悉簌簌的声音,在暗夜里显得异常清晰,明明是笔在纸上行走的声音。“莫非弟弟这次死心已决,在跟我写遗书?对了,今天弟弟好像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但他没有说出来,一定是写在遗书上告诉我了,弟弟啊……”刘大越想越担心,一股恐惧油然而生,当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手上用力一扭,叫道:“弟弟,你可不能再寻死了,哥哥不能失去你啊!”随着声音,刘大冲进了弟弟的房间。
    坐在桌前正写着字的刘二猛然见到哥哥直闯而入,吓得一下站将起来,把桌上一本本子紧紧搂在怀里,神情慌张地问:“哥……哥……你怎么没睡?”刘大奔过去就抢刘二怀中的本子,生气地说:“弟弟,你别写什么遗书了,把本子给我,让我把它撕了。明天起,你有什么事都跟哥说,哥就是做牛做马,也要让你过得好日子。哥明天就去找人,再为你娶个媳妇!”刘二紧紧抱住怀中的本子,就是不让哥哥抢去,嘴里慌张地说:“哥……别……不是的。”话没说完,刘大一用劲,已把本子扯了去。刘大嚷着说:“你什么也不用说了,你只要给哥好好地活下去。”说着双手举起,就要撕那本子。
    刘二忙叫:“哥,你别撕!”刘大被刘二叫得缓了一缓,蓦然见到那本子开头写着“哥哥”两个大字,往下看时,只见上面写着:
       “哥哥,昨天下午,我越想越觉得活着没意思,便趁你去摘菜做饭的当儿,偷偷溜出了家中,一个人跑到山峰发电站的水库前。我准备让自己死在无人知晓的池水中。我正要往水库里跳时,忽然一群人走来,看样子是往对面万坟岗送葬去的。我怕给他们阻住了我的寻死,便悄悄躲到了堤墩背后,待他们走后,我再跳水库。
    我躲在堤墩后向路上看去,便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她身穿丧服,不停地痛哭哀嚎,想来那死去的定是她至亲之人。老婆婆后面,散漫地跟了许多人,好像都只是老婆婆的邻居。那老婆婆走上堤坝,哭着哭着,忽然凄惨地大叫一声;“儿啊,你在阴间无依无靠,娘陪你来了!”老婆婆一叫完,撤脚就向这边深达百丈的水库奔来。跟在她背后的那些人被她的叫声吓甘露聚糖肽针了一跳,等他们反应过来时,老婆婆早爬到了堤墩上,他们已来不及追赶了。说来也巧,老婆婆爬到的堤墩,正好是我藏身的地方,我见势在危急,也来不及多想,急忙站了起来,伸出双手,把她紧紧搂住了。后面追过来的那些人,七手八脚地把老婆婆从我手上接过去,尽力地拉她回到平地上。
    老婆婆挣扎不开那些乡邻的搂抓,便整个人一下坐到地上去。她大声地嚎哭着,边哭边叫:“你们为什么不让我死啊?我唯一的亲人都被车给撞死了,我一个人还活着干什么啊!”那老婆婆哭得是这么的凄切,我心底也被她哭得涌起一阵悲哀,不自禁就想起了哥哥,不过,我转念一想,可能她的儿子是个能人,不像我,只会拖累哥哥,活着也没意思。这时,一个胡喳满脸的中年庄稼汉俯下头来,瓮声瓮气地劝老婆婆说:“阿春婆,人死了也不能复生,你就想开点吧。”老婆婆撕心袭肺地哭着说:“叫我怎么想得开啊?这二十五年来,为了把我的宾儿养活,上山下地再苦再累我都不吭一声。可现在他却被车给撞死了,无论我怎么想他怎么念他,我都再也看不到摸不着他了,我……”她说着已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我听了,不禁觉得这老婆婆好可怜,就对她说:“如果我这无用的生命能把你的好儿子换回来,那该多好呀……”我还没说完,旁边那些人已经吵吵嚷嚷地说:“快把阿春婆扶到万坟岗,送完丧后,我们好早点回去!”说着他们连拖带架地,拥着老婆婆往前走开了。跟在那些人最后,走来两个身穿西装苦着脸的中年人,其中稍高点的那个很不满地对他旁边的那个瘦子说:“你也真是的,请你开车你却去撞人,现在好了,我们两个都被拉来陪别人送葬了!”那瘦子说:“我也没办法啊,那么宽大的马路,谁会想到拐个弯正巧有个人站在马路中间呢?刹车又刹不及!”高的那个叹口气,说:“也是不能全怪你了,只能怨你的运气不佳,开车时正好遇到个不知闪避的、患了先天性痴呆症的傻子!”说着,他们苦着脸走了过去。
    我一下整个人都愣住了:原来老婆婆寻死觅活要跳水库,为的竟只是一个得了先天性痴呆症的傻儿子啊!一个傻子的死,都可以让他的亲人这般伤心欲绝,那如果我死了,哥哥他该如何痛中科白癜风名医会诊苦呵……我不敢再想下去了,我猛地狠狠抽了自己一记耳光!
    我打定主意返回家时,天色已暗,借着灯光,我看到你因数小时找不到我而急得发白的脸色时,我心中装满了愧疚。哥哥,在早上时,我就想把这段经历和你说的,但又怕你还没听完就责怪我私自跑到水库去,所以好几次在你面前,我想说的话涌上了嘴边,却又硬咽了回来。今晚上我正好睡不着,于是忽然就想把这段经历写下来,我要告诉哥哥:现在我一想到死,就会想到哥哥如那老婆婆一般悲痛难过的模样,所以我……“
    刘二低着头,待刘大看完了这封没写完的信,愧疚地对他说:“哥哥,我以前只知道自已胡乱伤心,却一点也不懂得你心里真正的感受和痛苦!我太对不起你了!”
    “傻弟弟,只要你明白哥哥的一片苦心,不再去寻死,就再也没什么对不起哥哥的了!”刘大说着一把搂住刘二,数月来的担惊受怕,皆化作滚滚的泪滴,滑落到刘二紧埋于他怀中的头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1-13 10:45 , Processed in 0.16687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