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回复: 0

无雪

[复制链接]

1644

主题

1644

帖子

495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956
发表于 2018-11-9 16:2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雪
      
   
    故事还没有开始开始就已经开始收稍了,也许应该得到一声叹息。然而叹息终究是轻微而遥远的,幸亏没有谁会流下泪来:所以不是悲剧,不过是一个人的悲哀而己。人世间多的是这一类的故事。一个一个的多了,便在不堪的深海中突了出来。先是长长的青丝,接着便是忧愁含怨的眼,睫毛投下长长的影子。离近些,再近些,便听见这样的开始的对白   仿飞问道:“我给你唱首歌吧?”无雪冰冷着脸不肯说话。仿飞笑道:“我开始唱了   窗外的天空阴沉而凄冷,黑压压的云如臃肿的人的肚子孺孺地爬着。乌云下是散乱在地上的死气沉沉的房子。屋顶上一个麻雀不安分地蹦蹦,时而来回踱着步,是等着另外一只麻雀么?没有风,破墙上的枯草还是虚虚地晃着。啊!冷,真冷!无雪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地将衣服裹了裹。无雪的高傲是被逼出来的。势利眼的女生们看不上她半新不旧的衣服,她的半红不白的成绩又不能让男生们眼红,她便努力地显示出冷傲。然而“高处不胜寒”谙尽孤独滋味的她未尝不想结纳些闺中好友。可是翻过来找过去也只有那几件素衣服,洗衣粉用的再多也洗不成新的。也不是没有打过家里的注意,把家中用不着的能卖的家什卖去,再问父亲讨些变相的钱,买新衣服,哪怕是一件,或翥买瓶香水,拉离子烫……打扮一番,她未尝不是个美女,女生们不见得不热情地拉拢她。父亲头上的白发与日俱增,守钱的本领也跟着与日俱增。她休想浪费一分钱。事实上,她根本没侥幸拿过一分份外的钱。可偏偏还都是父亲有理:“供她上学已经算是不错了,还想和别人比吃比穿。我看她还是衬早不要上了。”她一次委婉地要零花钱被拒绝后听见父亲对母亲这样说道。她气的险些哭了起来。可是却不敢再要钱了。她母亲对她说道:“听爸爸的话,咱家的底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拿什么来比人家?你父亲也没个兄弟姐妹,连个商量的人也没有。谁不是眼睁睁地来看咱家的笑话。唉,咱家也只有你一个,我想着心里就苦。”母校的声音哽咽起来,愁苦地看着她,又道:“只指望着你了!好好地上学,将来能考上大学,过上好日子,我就   恍恍惚惚过了很久,感觉有人碰她。她知道是仿飞,却不愿意动。又碰了她一下,无雪的心悠扬起来。他是个那样突出的人,长相、家世   因为是冬天,夜自习一放学,无雪就一溜烟的跑回了寝室。刚躺下没多久,同寝室的梨华就回来了。此刻她轻咬着下嘴唇,脸上带着神秘的微笑,因为学的是蒙那丽莎式的路线,所以教人猜不透。她径直走到无雪床前,压低了声音,说道:“无雪!有人在楼下等你呢!”无雪羞红了脸,啐了她一口道:“你瞎说些什么呢,拿我寻开心呀!”梨华偷偷地撇了撇嘴,张口道:“我拿你开心,吃饱了撑的啊。你不信拉倒。”无雪平常没和她说过话,见她略沉了脸,忙道:“说着玩的,谁等我呀?”梨华转过身子,向门口走去,道:“当然是大帅哥啦。”听她下楼,无雪跳下床来,趿着鞋,趴到窗户上看时,果然是仿飞。他鹤立鸡群似地站在女宿大门口。无雪看得呆了,只听得自已的心跳。她忙回到床上,有人陆续回来了。
    一阵冷风吹来,梨华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天光大亮。她大喊道:“姐妹们!快起床!天亮了,我们都要迟到了!”她这么一喊,宿舍的人都醒了过来,一个揉着眼的女生朝她道:“你这妮子,你疯了,才几点?”梨华这才看表,拍了一下床道:“哎呀,可不是还早呢。”抬头看了窗外,惊喜道:“快看快看哪!原来下雪了,我说怎么天亮了呢。”同宿舍的人果真惊喜地叫起来:“下雪了!下雪了!”梨华一眼瞥到无雪的床,奇怪地问道:“无雪起来的这么早。”内中一个好失眠的柳翠满腔怨气道:“别提她了。昨夜里就她睡觉不老实。翻来覆去的搅得我睡不着。好不容易朦胧了一会,又听她忽然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呀   天晴了。地上的白雪反着那灿金的阳光,像一支支五彩的箭射进眼里,看得久了,眼就痛得想流出眼泪。无雪用额头抵住冰样的窗户。窗户的丝缝透过一丝丝寒风。可她不觉得冷。困为她知道仿飞在看着她,或许以为是神秘或许……她的粉质带蓝花的丝巾正轻轻地荡起,和着她的秀发。她揉了揉酸痛的眼。天是海水蓝的天,纯净的像阴冷的深海下比目鱼的眼睛。
白癜风治疗偏方     
    早已是放过学了,满地的雪如同最精美的白纱。如何治白癜风病各年龄段均可发生冷冷地泛着淡金色的艳光。因其这艳光,更显得雪如玉梅。透过两株没了叶子的苍槐,似乎可以看见丝丝的凉风从天上涌进来。无雪站在树下,伸出手指,轻轻地滑着冷涩的树。背后有脚步声,她觉得做作了,忙缩回手,倚 在树旁。抬头看见了月亮。忽然脚步声停了下来,正楞时,有人拍了她肩膀一下。她几乎惊叫起来,猛然回过头来,是仿飞,是他!一霎时,她没有想到这是梦或者不是梦,她也不愿想。他的脸色仿佛浇了一层月光,原本棱角分明的脸变得圆润起来,一对清澈的眸子闪着光,如同微波荡漾的瓦尔登湖。他满脸笑意问道:“你在这啊?”他也没有想到居然会遇见她,好像们约好了似的。“是啊。”她并不看他,怕什么呢,怕他看出来她脸上的喜悦?他跺了跺脚,忽然沉默了起来。见他不说话,无雪有点暗自生气,也就不言语。只有风清冷地从两人中间飘过。地上的白雪微微地涌起来,带来许多雪粒,又带去许多。然而总是这样来来去去。无雪后背抵住树干不说话,眼里映着对方的他.他用脚蹉了蹉地上的雪,不知怎地有点害羞的意味,然而他不是个害羞的人啊.她想着,想着他的似乎带棱的脸,他的潆然有光的带着骄傲的笑的眼.他沉默了一会,仿佛有点对不起她似的,说:"走走吧."四周刮着风,然而天地里只有他的声音.柔和而低沉的男人的声音.她的脸热了起来,风怎么不再大一些呢."不要."她只是在心里轻轻地说.她抬起头,他的眼闪着顽皮的笑,像是有许多的星星在跳.她抬起脚,仿佛要跨步,然而又放了下来."说话啊,你怎么啦?"他说,他的手几乎碰到了她的头发,她心里说:"他从来是一个浪子,从来不会把什么当真."然而她心的另一部分却不由自主的陶醉了.忘了是冬天,忘了是在什么地方.他弯起腰,抓起一把雪,团成一团.砸向远处闪着银光的雪上.风冷然吹来,她挽了挽垂在脸前的头发.微笑着看那泛着月光的雪."你的头发怎么不扎起来啊,难道不比散着清爽?"他问.他离近了她.无雪有意无意的侧了侧身,笑着说:"怎么,这样不好看?"她摆了摆头,长发顿时如瀑布般甩了起来.仿飞笑了起来,露出两排如同雪白贝壳的牙齿.无雪凝视着他道:"因为冷啊,这样能护着耳朵和脖子."仿飞恍然大悟,笑着说:"我以为你们只是为了漂亮才故意这样呢!"无雪侧头看了看天,天也是清亮的蓝,美得自然.仿飞跺了跺脚,又怎样才能清楚的切诊是白癜风蹉了蹉手,在手中呵了口气道:"不冷么?走走暖和一些."他伸手竟然要拉她的手.她把手藏到背后,秀眉微蹙,笑容减了十之八九,含惊带怨地问:"干什么呢你!"然而她心底想的是:他的手为什么不快一点呢?仿飞做了个悲惨的鬼脸.无雪静默了一会,脸上热了起来.于是好故意伸了伸懒腰,对着他说:"走了啊.""不会吧!"他左脚噗的一滑,挡在她面前,随后又夸张地叫起来:"这么不给面子啊."他的声音清亮了许多,仿佛正常了似的.无雪恼了起来,冷笑便充足地浮现在脸上每一寸的地方.她径直走过去,从他伸开的腿上跨了过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1-19 15:49 , Processed in 0.12586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