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回复: 0

卑微的夏蝉

[复制链接]

1558

主题

1558

帖子

469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696
发表于 2018-11-9 17: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卑微的夏蝉
      
   
    一
      
    “阿毛走了。”“五一”过后一个返城的老乡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脸上挂着淡淡的莫名的表情。
      
    “走了,上哪去了?”我边敲开一个鸡蛋放入滚烫的油锅边漫不经心的问道。“是死了,在家里吊死的,死的时候手上还铐着一白癜风患者如何补充黑色素副玩具手铐呢!”老乡见我迟疑了一下,越发绘声绘色的说道。看他样子,好像是亲眼看到的一般。
      
    我听后没有过多言语,却一下子陷入了沉思,阿毛在老家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多他不多,少他不少,可是因为他的与众不同,我对于他的‘离开’,却有着一份特别的关注和兴趣,往事不经意间就投上了我记忆的屏幕。
      
      
    二
      
    在我记事前,阿毛就已经发病了,印象里我小时候他一天到晚在村里边邪乎,四邻八舍常常被他搞得不得安宁,我们这些小毛孩很害怕在路上碰到他,万一运气不好遭遇了他,也是绕远了走开,生怕被他吃了似的,那段日子,一个人总是提着心吊着胆的走过他家门前的小路。那时候大人们吓唬孩子最常用和行之有效的一句话就是:“别哭了,再哭,阿毛要来了。”说了这句话后,再皮的孩子也会马上收住哭声,并表现出恐惧的神情。这种氛围和情境被多次无限渲染和夸张后,一个人再走过他家的门前的时候,更是害怕的要死。
      
    听大人们说,阿毛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他比我们正常人还要正常十分呢,不然怎么会当上小学老师,而事情坏就坏在他当小学老师的时候。
      
    事情的起因是由一首儿歌引起的。那一年,阿毛正值大好年华,不到20岁 ,在村小代数学课。某一天,学堂里突然流传起一首儿歌:阿毛阿毛,地主毒草,哪天露头,哪天!一开始阿毛听到这话也没上心,以为是小毛孩随便说说闹着玩的,治疗白癜风的方法及护理常识只到有一天学生在课堂上唱着这歌追着他叫着喊着跳着闹着的时候,这下把阿毛给激怒了,他怎么听怎么都有一种针扎的感觉,他忍不住大声呵斥了几句,没想到没呵斥住这帮小兔崽子,他们却越叫越起劲了,阿毛被彻底惹火了,他情绪很激动,狠狠的骂了带头的几个孩子。
      
    可事情还没完,第二天阿毛被一个当造反派头头的学生家长纠集了一群人逮着了一个所谓“地主阶级向无产阶级疯狂反扑的口实”,硬是把在办公室里的他五花大绑起来,进行突击审问,要知道,阿毛还是一个大孩子啊,一见这场面也已经把他吓的目瞪口呆,一下子慌的话也说不出了,却被那群家伙认为是故意不说,他们不由分说就扬起牛皮鞭见哪抽哪,只打的阿毛抱头喊叫,到最后,他叫的声竭力嘶,无法动弹,昏死了过去,后来有一半大不懂的坏小子     
    等阿毛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没有星星,他觉得世界恍恍惚惚的,刚才在干什么感觉很混乱,他突然感到自己身体很轻,象一只小鸟一样窜了出去,不知道自己身上还破着衣流着血,刚迈出几步的时候,手脚又象压上了千斤重担,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回了家。
      
    一回家阿毛就连着躺了八天八夜,等第九天醒来的时候,他就开始嘿嘿嘿嘿的笑,后来我们都知道     
      
    三
      
    自从阿毛疯了以后,他相对我们来说已经变了,我们相对他来说也已经变了,他活在了自己的世界中。最典型的一点,别人说他疯了,他就嚷:“你们才是疯子!”有时候,我们和他虽然相距寸尺,却是不同的世界,这就象一个明明喝醉酒的人,我们说他:你醉了。可他会大叫:我没醉,你们才醉了呢!一个人的生活的就这样被一种很象酒精的东西给颠覆了,旁人用的最多的词语,就是“少了一根弦。”
      
    于是,喝醉的人不知醉,呈现给了我们一种混沌、混乱、错乱的镜象。在那个娱乐贫瘠的时代,赚取了许多村人“无知者无畏”的笑容,使我们苦涩的日子充斥了一种廉价的幸福,一点点茶余饭后的可以启谈“三海经”的资本,制造着一个个有着巨大饱嗝的生活泡抹。每当这个时候,在大家笑开一朵花,笑成一根麻,笑的人前翻后扬腿肚子抽筋的时候,我也是其中所谓的没有醉酒者,其实,现在看来我们都醉了,而且醉的不浅,是那种没有痕迹的醉,无知无觉的醉,比阿毛醉的更厉害,现在回想起来我的胸俯里总有一根针尖麦芒似的东西把我刺的生痛。但我还是想把那段真实的日子表述出来,那样与我也是一种精神的减负和释然,重要的是让世人对那段日子有一个客观的了解,请原谅我的回忆打扰了一个已经逝去的灵魂。
      
      
    四
      
    那时阿毛我对他印象最深的是,他的手里总爱提着一把扫帚,因为他家     
    过了一段时间后的某一天,阿毛又开始在门前出现了,只是一张脸变的更白和浮肿,头发乱乱长长的,在桥边有一声没一声长一声短一声失魂落魄的叫喊,俨然是病的更厉害了。过没多时间,发现蓬头散发的他爱唱上了革命歌曲,只是象现在对流行歌曲一知半解的人一样,会唱一个头,其余的不知调调跑到那去了,也没个歌词大意,完全是凭着走马行空的杜撰拿捏出来的。他最爱唱的一首,还能用上他的扫帚道具,在场地边边跑边自言自语,撒开一面不知从那里拣来的破烂的红旗唱开到:雄赳赳气气昂昂     
    除了“雄赳赳”这首保留曲目,我还听到过他经常喊唱的另一个歌。因为他和俺大叔家两家挨的近,有时候就会邪着邪着到俺叔家门前邪乎,玩起来,干什么却没个一定,连大概都不知道,很有突发性和戏剧性。这天不知怎的他走到叔家前败落的玉米地里,准备拉屎的时候,刚松开裤子,没怎么大鸣大放,就被叔瞧见了,叔马上吆喝:快走,滚     
      
    五
      
    另一次听到阿毛唱这歌,是在他拔一棵树的时候。那天也不知是哪一个楞头青,看到阿毛的傻模样,就有意捉弄他,于是,他不知从哪拿出一粒糖,哄骗阿毛说:阿毛,如果你把这棵冬青树拔了,给你糖糖吃,干不干?阿毛禁不住一粒糖的巨大诱惑,就一下弯下身去,抓住了一根主枝干,狠命的拔起树来,一开始,树没怎么动静,只是纷落了一些没抵抗的树叶,旁边的塄头青就开始起哄,说你阿毛不行,伸出手来放在手心的糖就攒紧了收回白癜风和白斑有啥不同去,阿毛看见了,就急了,他再一次握住树干,人向下俯的更低了,又唱开了:我是雷锋     
    前些年在村里的时候,听村人说,其实多年前,阿毛是有过一次结束自己的经历的。他家的周围遍是高低斜倚的树木林子,幽幽密密,疯长着好象施了大肥的杂草,那次关于他的传言大概是这样的:他在挨桥的河边对着小河“照镜子”,忽然小河里有一个影子喊他下来啊下来玩,这里的世界很快乐,没有痛苦,当他准备走下去,河水没了他的膝盖的时候,被人发现了,把他从冰冷的水里拖了起来。那次他终于没有成功。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很向往另一个世界,所以一直在努力寻找机会,机会后来终于垂青了他,他后来的行为就是他努力寻找的结果,关于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有一年童年的夏天,我亲眼看到阿毛把一只知了放在小铁笼里,把它挂在他家屋后竹园里竹子的枝上,这样一放就是很久很久,几乎每一个夏天我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与它相逢,看看那只对着夏天大喊大叫的知了还在不在,不知是老乡带来这个消息的缘故,还是我想的多了,昨晚的梦里,我竟再一次看到它了,青青的竹园,一根粗大的竹子上,一只锈迹斑斑的小铁笼子,栅门却已大开,不见了那只熟悉的卑微的夏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1-18 21:11 , Processed in 0.12400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